对城市更新:何不把原住民留下来?

推而类之,很多地方搞创意园区、文化街区,因为不了解街区的历史和文化,不懂得周边居民,只是简单地招商引资、推倒重来,真实 未审既无创意,也无文明,又缺乏必要的交通条件,造作也不人气,其经济效益可想而知。还有些历史街区,为了高大上,把区域内原住民都赶跑——历史修建成片保护下了,原住民却不见了。

对城市更新,最近有一条令人惊喜的新闻:愚园路一条老弄堂口新开了一家叫“愚园市集”的社区商店,供应传统“四大金刚”小吃及修鞋、修锁、裁缝等服务,里面还有个微型菜场和美术馆,开业日,附近居民来得不少。

像愚园路这样梧桐树下飘着钢琴声的居民区,尚且有如此反应,遑论其余处所。由此想到,城市更新的底线应当在哪里?目的又何在?

之所以快慰,是由于愚园路的更新从一开始不问不顾的高大上,缓缓接到了地气,有了生活的烟火气。调香店、买手店、牛排馆诚然潮,但若把满足居民基本需要的民生小店全都升级,很多居民并不认同:是不是要把咱们赶到其余地方去生活?改造成生活美学区,很好!将艺术生活化,生涯艺术化,也很好!但不能光有美学,没有生活,光有艺术,没有生活啊。

《城市历史街区的振兴》一书作者说:历史街区的活气和负气必须是“切实”的,而不是刻意设计的或过分丑化的;一个“真正”有效的跟畸形运行的街区,是自然和富有活力的,而不是一群受人雇佣的演员刻意表演的舞台。历史建造和原住民,本是天仙配,一个有机体,用辩证法来讲,是一个事物的两面,可能说是鱼和水的关系,两者匹配,才是完整的城市文脉和生态。留下建筑赶走人,不人气的建造也就变成了冰冷的修筑。一些拆空的区域,问起陈年旧事,四处已找不到明白人,真叫人近乡情更怯。

城市更新,首先要研究历史底蕴。上海的良多马路,都是有自己独特的个性跟文化气质的。如果不理解一条路的文脉,更新很容易误入歧途。像历史风貌区内的愚园路,历史上就是个居住区,当初仍还是。愚园路不是南京路和淮海路,不是CBD,其贸易状态也就不应该是CBD的商业状况,而是社区商业。社区商业首先是功能须要。